闯进中共“一大”会场的那个人

时间: 2018-09-16 22:54:37 分类: 知识

闯进中共“一大”会场的那个人

闯进中共“一大”会场的那个人

  1921年7月23日,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望志路106号李汉俊家正式举行,会场就设在李家客厅里。其布置很简单:房间正中放着一张长条餐桌,桌子周围是一圈圆凳,桌上摆着一只粉红色的玻璃花瓶、一套茶具、一对紫红色烟灰缸。房间四面安置有茶几、几把椅子和一方两屉小桌。
  大会推举张国焘为会议主席,主持日常议事日程。会议秘书是毛泽东与周佛海,担任记录工作。
  张国焘坐在桌前的显要位置,神采飞扬。他首先报告了大会的筹备经过,又提出了大会的议题,即制定党的纲领、工作计划和选举中央机构。
  张国焘宣读了由陈公博转来的陈独秀信函,其中谈了4点意见:(一)党的发展与教育;(二)党的民主集中制的运用;(三)党的意见;(四)群众路线。
  刘仁静微笑着坐在马林旁边。这位北京大学英语系的高材生,正在发挥他的特长——翻译。他把张国焘的话译成英语,讲给马林听。有时,坐在另一侧的李汉俊也翻译几句。 [由828啦828la.COM整理]
  张国焘仰着他那张宽脸,侃侃而谈,不时地在重要地方停顿一下,用眼睛看一看马林的反应。他一直讲了20多分钟,才告一段落。
  接着,马林代表共产国际致辞。他声若洪钟,口若悬河,一副宣传鼓动家的派头。他似乎又回到了在印度尼西亚街头演讲的角色中——他曾在印尼做过多日革命工作。
  当马林讲到他和列宁在莫斯科的会见时,会场顿时变得热烈起来。在中国共产党人与马克思主义者的心目中,“列宁同志”享有崇高威望。马林眼里闪着光芒,说着列宁对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关怀;他很期望中国建立起共产党,期望世界的东方建立起社会主义制度。中共代表们的眼睛,全都睁得大大的。若不是马林事先关照过不许鼓掌以免惊动密探的话,代表们必然早已激动地鼓起掌来。
  马林一口气讲了3个多小时,一直讲到子夜。
  马林的口才让张国焘叹为观止,他不禁暗暗佩服起了这位优秀的国际主义演说家。
  马林讲完之后,尼科尔斯基代表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发言,他的话似乎并没有引起大家多大的注意。他一讲完,张国焘马上宣布散会。
  当代表们披着浓浓的夜色走出李公馆后门时,四下里已一片寂静。晚风习习,吹得大家个个意气风发。这次大会开得十分热烈,以致于没有一个人面带困意。
  那晚的月亮并不是很亮,却很柔和。
  这是中共“一大”期间第一次全体会议。
  以后的几天里,会议仍一直在李公馆举行。然而,时而有的代表会因琐事无法前来开会;马林和尼科尔斯基因怕出入过频,引起路人怀疑,所以也很少来。张国焘是大会执行主席,他是每回必到的。没有马林在场,他倒可以轻松起来,大声加入讨论。不知为什么,他在马林面前总有些拘谨。每次会议结束,他便匆匆奔赴大东旅社,向马林、尼科尔斯基汇报会议情况,听取他们的意见。
  张国焘自己也做了一个长达6000字的发言,汇报他近两年来在学生运动、工人运动等方面所的一些工作。这就说明,他当时对群众运动已经形成了自己较为明确的观点,对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也有了比较明确的认识。
  会议之初,气氛还是很融洽的。但越到后来,争论渐起。尤其当起草党的纲领和决议时,争论就更加激烈了。
  张国焘是会议主持人,自然被选进起草小组;李汉俊懂得4国外语,博览马克思主义典籍;刘仁静素有“小马克思”的雅号;还有董必武和李达,他们都参加了党纲的起草。
  最激烈的争论,总是爆发在两位已读过不少马克思经典著作的人物——刘仁静和李汉俊之间。争论的焦点在于,中国共产党究竟应该有什么样的党纲。
  经过一番又一番的争论,在党纲、章程和决议的草稿纸上,画满了蜘蛛网一般密密麻麻的修改记号。每次一到论辩最激烈处,张国焘总是恰到好处地站出来,双手一拂,大声说:“别吵了,这个地方先记下来,等马林看后再决定好了。”
  他极为推崇马林,这使得其他代表很不愉快;尤其是东道主李汉俊,因为他总是在气势上压倒刘仁静。而每当张国焘出面调解时,他就认为这是张国焘在帮自己人——刘仁静与张国焘毕竟是同在北京小组的,而且还都是来自北大。
  在上海的最后一次全体会议,马林亲自出席。谁知就是这次会议,却险些出事了。
  那天是7月30日,天气分外的闷热。即便是坐在屋子里不动,汗水仍汩汩地从身上各处汗毛孔内渗出来。
  代表们决定白天不开会,等晚上有凉风时再举行。
  当夜幕降临大上海后,会议准时在李宅召开。
  这次又缺了一个人——周佛海。据说那天他肚子痛,大泻不止,只好呆在住处休息。
  代表们依次坐定后,马林宣布开会。不一会儿,从那扇虚掩着的后门里,伸进一个陌生人的头来。那人挤进门内,众人这才看清,是个灰布长衫的中年男子。他那一双怀疑的眼睛到处乱溜。
  李汉俊站出来,大声质问这个冒昧闯进自己家门的不速之客:“你找谁?”
  那人随口答道:“我找社联的王主席。”
  “这哪有什么社联,什么王主席?”李汉俊一脸诧异。
  那人忙称找错了地方,一边弯腰道歉,一边匆匆退了出去;还回头使劲地盯了两个外国人几眼。
  面对这一情形,富有多年地下斗争经验的马林,双眼顿时射出警惕的目光。他用英语询问李汉俊刚才怎么一回事,李汉俊当即作了简要的答复。
  马林忽地从座位上一跃而起,用手“嘭”地拍了一下桌子,当机立断:“一定是密探!我建议会议应立即停止,大家迅速离开!”
  张国焘慌忙宣布中止开会,代表们纷纷散去。
  李汉俊是主人,自然不能走;陈公博也坐下来陪他。陈后来在其《寒风集》中写道:
  “我本来性格是硬绷绷的,平日里心恶国焘不顾同志危险,专与汉俊为难;到了现在有些警报,又张惶地逃避,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各人都走,我偏不走,正好陪着汉俊说话,看到底汉俊的为人如何,为什么国焘和他有这样的恶感……”
  马林的判断是正确的。幸亏他们转移得早,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因为不一会儿,便有大队人马赶来包围了李公馆。
  原来,闯进门的那个人叫程子卿,是当时法租界巡捕房的政治探长。那天他路过这里时,正好听见了马林声若响雷的异国语言,不觉起疑,进来查看。见到这一屋子人,忙回去报告了。

【结语】:闯进中共“一大”会场的那个人(全文完),小编在下方为大家整理了更多好看的相关文章,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温馨提示】:早睡早起,按时吃饭,多运动,每天开心学习和工作,做个健康的正能量人士。

更多【闯进中共“一大”会场的那个人】推荐文章

  • 梦见头发掉了一撮,梦见掉了一大把头发梦见头发掉了一撮,梦见掉了一大把头发日期:11-18

    梦见头发掉了一撮 梦见头发掉了 一撮,在周公解梦原意里头发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而头发的掉落往往是象征着身边的人或者事物的缺失,可能你会因此而失去一些什么人或者东西。所以近期要格外的注意,如果有出现什么意外的事情,应该提前做好准备。也有可能是...

  • 台湾一大学学生台风下为卖水果老人“捉”伞两个多小时台湾一大学学生台风下为卖水果老人“捉”伞两个多小时日期:04-27

    遇台风,台湾南投市区21日出现这样一幅画面,67岁的水果阿嬷胡素香紧抓随时会被吹倒的伞架全身湿透,只为想多卖点水果;成功大学学生林尚儒爱心陪伴,帮阿嬷“抓”伞两个多小时,成了台风天最动人的风景。 “龙眼很甜,你吃吃看!”胡素香穿着雨衣,全身仍淋得...

  • 中共遵义会议的历史意义是什么中共遵义会议的历史意义是什么日期:07-04

    遵义会议的历史意义 遵义会议在我国众多会议中地位是最高的会议之一,这主要是因为遵义会议的历史意义。接下来通过对遵义会议的历史意义的解析来了解它在我国地位如此之高的具体原因。 遵义会议油画 首先,遵义会议确定了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党中央的领导地位...

  • 明朝君王建文帝削藩是其一大成就明朝君王建文帝削藩是其一大成就日期:07-08

    建文帝削藩 建文帝削藩是明初的一件改变历史的大事件,同时也是后来朱棣发动靖难之役的导火索,这场明朝皇室内部的权力斗争,最终导致建文帝下台,不知所踪,而朱棣却登上皇位,成为明朝最有作为的皇帝之一。 建文帝画像 建文帝削藩的原因是当时明太祖朱元璋...

  • 宋徽宗创造字体瘦金体 是其一大成就宋徽宗创造字体瘦金体 是其一大成就日期:07-14

    宋徽宗创造字体 宋徽宗不爱江山,独爱文雅风流之物。在政治上,他不是一个好皇帝,宠信奸佞,对国家政事毫不上心。但他却是一位一流的艺术家,他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书法绘画之上,因此他在书法艺术之上都着极为不错的成就,并且还自创了一种书法字体“瘦金...

  • 专访原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李忠杰:前30年的成就与启迪专访原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李忠杰:前30年的成就与启迪日期:09-02

    专访原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李忠杰:前30年的成就与启迪 作者:中国新闻周刊 发布时间:07-0107:39《中国新闻周刊》杂志社李忠杰。图/受访者提供 “前30年”的一大启示, 就是不改革就没有出路 ——专访原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李忠...

  • 解开中共一大谜团,庆祝建党90周年解开中共一大谜团,庆祝建党90周年日期:09-17

    说到中国共产党的建立过程,似乎很清楚,因为我们每年都要纪念七一。然而,与此相联系的党的生日和与会者等问题,其实并不简单。 党的生日到底是哪一天? 将七一作为党的生日,可以上溯到延安时期。当时在延安,只有毛泽东、董必武两人出席了一大,但他们只...

  • 中共最著名16位卧底的最后结局中共最著名16位卧底的最后结局日期:09-16

    一、曾任国民党特务头子徐恩曾机要秘书的钱壮飞: 1896年生于浙江吴兴(今湖州市)。本名钱北秋,又名钱潮。早年就读于湖州中学,后考入北京医专。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在上海考入国民党特务头子徐恩曾主办的上海无线电训练班后,日益得到徐的信任。1...

  • 中共一大为什么要移去嘉兴南湖?中共一大为什么要移去嘉兴南湖?日期:09-16

    7月30日,在上海的最后一次全体会议上,出现了陌生的不速之客,让大家感到了危险就在面前。 发生了这种紧急情况,显然这会在上海是开不下去了。李达提议离开上海。可去哪里呢?周佛海建议去杭州西湖因为他去年在西湖智果寺住了3个多星期,那里非常安静,是个...

  • 细数中共历史上死得最惨的十大叛徒细数中共历史上死得最惨的十大叛徒日期:09-16

    向忠发(1880-1931),又名向仲发,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参加国民党二大,任湖北省总工会委员长、国民党汉口市党部工人部长;在1928年7月召开的中共六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主席、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主席。但实际上他缺乏担任中国共产党主要...

  • 《闯进中共“一大”会场的那个人》上一篇
  • 中共一大为什么要移去嘉兴南湖?中共一大为什么要移去嘉兴南湖?--预览

      7月30日,在上海的最后一次全体会议上,出现了陌生的不速之客,让大家感到了危险就在面前。
      发生了这种紧急情况,显然这会在上海是开不下去了。李达提议离开上海。可去哪里呢?周佛海建议去杭州西湖——因为他去年在西湖智果寺住了3个多星期,那里非常安静,是个开会的好地方。他自然非常熟悉那里,兴冲冲地愿作向导,翌日一早就要领着大家前往。
      这时张国焘虽然也很想离开上海,却不同意去杭州。他认为杭州是个旅游胜地,人多世杂,容易暴露。
      结果,李达夫人王会梧提议,到她的家乡浙江嘉兴去。嘉兴离上海并不远,城市不大,挺安静,不大会出乱子,风景也好,可以在南湖上租条游船继续开会。
      嘉兴?好地方!大家一致赞成。
      正在这时,陈公博却打起了“退堂鼓”。他所住的大东旅社,头天晚上发生了一起人命案,夫妻俩均受了惊吓。陈公博美妇在畔,只得忍痛不参加会议,带着老婆跑到杭州游山玩水、散心快乐去了。
      李汉俊也不能去。他是李公馆的主人,正受到侦探的严密监视,无法脱身赶往嘉兴。
      马林和尼科尔斯基也去不了。他们二人都是特征鲜明的外国佬,在火车上实在太为惹眼。于是代表们决定,不请他们去嘉兴开会了。
      不久,余下的代表们(张国焘、李达、毛泽东、何叔衡、董必武、周佛海、陈潭秋、王尽美、邓恩铭、刘仁静、包惠僧,一共11人)一起乘火车来到嘉兴。
      嘉兴是一座古城,秦朝时称由拳县,三国时吴国设置嘉兴县。它位于大运河之侧,又是沪杭铁路的中点,离上海、杭州都比较近,何况又临海不远,也就逐渐兴旺起来。
      南湖可谓嘉兴的一处胜景。它与大运河相连,古称“陆渭地”,雅号“鸳鸯湖”——因为南湖分东、西两湖,这两部分形如两鸟交颈,遂得此美名。
      南湖之妙,更在湖中心有一小岛,岛上亭台楼榭,绿树红花,美不胜收。
      南湖原本是一片泽国,并无湖岛。如今跃然湖心的那座美丽小岛,是人工堆成的。那是明朝嘉靖二十七年(1548),嘉兴知府赵瀛修浚护城河,把挖出的河泥用船运至水中央,垒成小岛;又把原来岸上的一座烟雨楼移于岛上,并在其四周栽种花草果木,培植垂柳绿杨,岛上顿时飞红流翠,恍若仙境。
      明朝万历十年(1582),嘉兴知府龚勉又下令在烟雨楼外建造亭榭,南面拓一台曰“钓鳌矶”,北面筑一池曰“鱼乐园”,更增南湖之妩媚。
      相传当年乾隆帝南巡,先后曾8次登上烟雨楼,抚栏远眺南湖胜景,佳句迭出,一时间南湖声名大震。民国元年(1912),临时大总统“国父”孙中山也曾来此处赏玩过。
      今日,中国的一批共产主义先行者也行到了南湖之滨,品评起这水这绿来了。
      王会梧早已先行莅临,打点一切。
      很快,一条雕梁画栋、装饰奢华、陈设考究的游船出现在代表们面前。
      张国焘第一个跳上船,兴奋得大叫:“这船太美了!”
      不一会儿,游船已起锚开航,驶向湖心。
      这已经是西历8月初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继续进行。
      王会梧独坐在舱外,留心着四周动静。舱内摆着茶点和麻将,一群人围坐在圆桌前,出手也甚大方。这颇像是几位好友在游湖遣兴。
      上船后不久,南湖上空便乌云密布,迅即就大雨滂沱起来。南湖上下,烟雨茫茫,名副其实。
      然而,船舱里的代表们却无暇欣赏景色。大家热烈地讨论着,加紧完成各项议程。
      这也真是“天公作美”!有谁会想到,在这样茫茫大雨的湖中心,竟还有着这样一条用处特别的游船?还有着这样一群为宏大理想在设计着灿烂前景的人们?
      这次会议开得很顺利。
      最后一项已接近尾声,大家正在认真地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投票选举中共中央组织机构的几名首届负责人。
      张国焘低着头,似乎是在沉思。他忽地又拿起笔,在手中的选票上画着什么。不一会儿,他便填写好了选票。抬头看看大家都在低着头填写,他脸上不禁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笑容,随即这笑容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一脸的严肃认真。
      他在心中默数了一下,明白自己定能当选无疑,不禁又自信地微笑起来。是呀,在这13名代表(含缺席的2名,国际那2名不算)当中,又有谁能在声望、资历上超得过他张国焘呢?
      唱票正在顺利进行。看来,选举的结果与他估计的大同小异。
      党的书记,自然非陈独秀莫属。这位“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的旗手、《新青年》杂志与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北京大学的文科学长与著名教授,在众人心目中具有极高的威信。所以他尽管没有出席,但仍以压倒多数的选票,当选为这个新生党的最高领袖。
      不出张国焘所料,他自己被选为三人常委(或者叫中央局三人团)中的组织主任,也就是后来的组织部长。这次会议是由张国焘主持的,他出色的口才与组织才干受到与会者的诸多好评。
      张国焘心中好不高兴。因为尽管书记是陈独秀,但当时他还远在广东,中央常务大权自然非自己莫属。而李达这个当选的宣传主任(即宣传部长),在张国焘眼里充其量不过是个典型的知识分子而已。
      那天傍晚,雨终于停了。乌云散尽,一轮落日火一般地挂在天边,将湖面映得金光粼粼,煞是好看。
      望着夕阳的脉脉余晖,画舫上的人都长吁了一口气。这次重大会议,总算圆满地到达了尾声。
      张国焘对着西天坐着,一张宽大的脸庞泛着喜悦的金泽。他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缓缓站起身来,两手扶桌,尽量压低声音说:“本次大会现在终于结束了!亲爱的同志们,从今天开始,中国共产党就正式成立了!”
      紧接着,全体代表也都尽量压低声音,激奋地呼喊:
      “中国共产党万岁!”
      “共产国际万岁!”
      这声音虽不大,却震颤着整个南湖,使波光一圈圈地激荡开去。源自欧洲大陆的“共产主义的幽灵”(见马克思、恩格斯起草的《共产党宣言》篇首),也从此在东方的中国大地上徘徊起来了。
      此时,身为第一次大会主席的张国焘绝对没有想到,有那么一天,他竟会背叛这个自己曾亲口宣告成立的组织!

    7月30日,在上海的最后一次全体会议上,出现了陌生的不速之客,让大家感到了危险就在面前。 发生了这种紧急情况,显然这会在上海是开不下去了。李达提议离开上海。可去哪里呢?周佛海建议去杭州西湖因为他去年在西湖智果寺住了3个多星期,那里非常安静,是个...